黑白暗房技术,我和相机的故事

日期:2019-07-03编辑作者:全家照

  1993年11月16日,我和新华社驻华盛顿分社的文字记者飞抵西雅图,准备采访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下午抵达西雅图后,从机场开租来的车刚到饭店,就接到北京总社摄影部的通知,需要一张西雅图威斯汀酒店的外景照片,因为第二日(即11月17日),APEC部长级会议将在这里举行。立即开车前去拍照,然后赶回我所住的酒店。在酒店房间内,我将胶卷从相机内取出,然后用暗袋将胶卷卷进显影罐中。在卫生间内配好黑白胶卷的显影液、定影液,等到显影液的温度合适了,开始冲胶卷。显影、定影,将湿的胶卷从显影罐中取出,用海绵将它表面的水珠吸去,用吹风机将吊起来的胶卷吹干,从中选出一张底片。

图片 1

看起来密度太大的底片:

图片 2

timg.jpg

这或是由于显影液稀释不够,或是显影时间太长,或是显影温度太高,或是搅动过分,或是这些因素的综合,导致显影过度。

作者:宋晓刚先生

在我能记事的时候,记得老爸让我背相机光圈和快门的数据对照表。隐隐约约记得那时候住的地方是老爸单位的过渡房,平房,红砖房,屋顶是瓦片构成的,门外一个篮球场,当时叫做灯光球场因为篮球场上有很多电灯挂在上面。一间厨房,一间客厅,一间卧室,地板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地。没有洗手间,喝的水、洗脸水要用大塑料桶去篮球场对面的看台上旁边去打,洗手间要去走大约200米的路,去一个黑乎乎的厕所,以前总是怕的要命。曾经吃晚饭时候进过蛇,夏天时候闹过白蚁吃掉老爸好多书,门旁有一颗很老很老的无花果树,从没吃过那颗树上的无花果却经常可以看到放在门外的拖把里隐藏着红头蜈蚣。
老爸是个资深的摄影发烧友,所以我就理所当然的有了很多年幼时候的照片,好几大本吧。说来惭愧,女儿的照片和视频还都在电脑的硬盘和手机里,买了相册还总是没有填进去。我只记得,但凡出去玩基本上老爸都会背着他的佳能相机拍很多照片,然后带着我去人民照相馆,等着胶卷冲洗出来,小心翼翼的把胶卷慢慢铺平放在一张长桌上,桌子每隔一个人的距离就会在桌面上挖一个长方形的洞,里面放置一根日光灯管,上面盖上一块磨砂玻璃供客人看底片用。长此以往我们家比起亲戚们来多了很多影集,比如我小时候有一本专门属于我的影集叫(金色童年),上面有我从出生开始的照片,话说大学时候无聊看生辰八字之类的东西,但是却找不到自己出生具体时间,有一次在家收拾房间居然发现在我的影集里有一页就写的很清楚。不知道80年代初出生的朋友们家里是否有一本叫做《金色童年》的影集呢?我记得我的表弟们还有小学同学似乎都有的。
后来慢慢的长大,学过乒乓、学过绘画、学过体育等等一堆但是因为自己懒惰的天性终究一事无成,相机也是老爸的宝贝,我平时基本也触摸不到,这跟我是个“混世大魔王”(我小学班主任的评语)的性格有关,估计那几部相机落在我手上,只会死无全尸吧。小学六年级最后一次春游,我前面的一个不同班的女生从包里掉下一个皮革包裹的大方块,我一看,这不是和我爸爸用过的那部相机是一样的吗?(是一台120相机,应该是海鸥不过也说不定是玛米亚呢)
以后每次在学校参加春游这样的活动,我都能看到同学带着135相机、傻瓜相机,我呢就乐呵呵的去拍纪念照,其实心里也蛮羡慕的,但是却没有想过要自己拿起相机,从小学开始看机器猫、圣斗士、七龙珠,所有心思都去看漫画了,在家拿着爸爸给我练字的拷贝纸描漫画,考试考得不好为了不让爹妈知道,用拷贝纸描下以前的签字字迹,再自己在卷子上自己签。我伟大的数学老师永远能识破我的伎俩,然后一顿揪耳朵。(这位数学老师还住在我家附近偶尔能遇见)
一晃到了高中,看漫画,画漫画,一心想去学漫画专业,高二遇到了井上雄彦的《灌篮高手》一边听着歌看着樱木花道和流川枫这对活宝一边在篮球场上走过了高中时代。到了大学,老爸因为摄影和一家广告公司碰到了一起,当年流行第二职业应该是99年底2000年初,那年我大一。老爸希望通过摄影能有外快,广告公司愁着招来的人拍的照片实在惨不忍睹,都不忍心给客户看(照片我也看过,实在是比较惨的),一番机缘巧合那家公司其中一个负责人和我爸就搭上了线,但是拍照片总需要人帮个忙递个镜头、搬个桌子、移个凳子、背个包什么的,于是老爸有一天就问我,你没课时候和我出去拍照片,一天给你100元,那时候做为一个零花钱一点点的我100是个多么大的诱惑啊,为了那100大洋,从此走上了摄影这条不归路啊。
不记得高中还是大学时候,一个无聊的午后,看到老爸的相机包里面那部佳能相机,忍不住拿出来把玩,我拿着相机对着窗外上片、按下快门,再上片,再按下快门听着“咔嗒咔嗒”的快门声,觉得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于是在不久以后,我爸出去拍照片发现拍了半卷胶卷就用完一卷胶卷的情况,回家一问,果然是我帮他消耗了半卷十来张胶片(一卷胶卷36张胶片)。
在刚开始接触相机的那几年,先是跟着老爸去拍过厂房车间、拍过纺织厂的纱锭、糕点、菜肴、酒店宾馆,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参与了我们这里规划局的一本画册的拍摄任务,那个一脸和善略微发福的办室主任每次中午午餐时候都要点红烧猪蹄。后来单独一个人去给表姐们拍婚礼拍照片,给老爸同事女儿结婚拍过照片、拿着相机用200mm的镜头看过住在我家对面一栋楼的大学同学中午端着好大一个碗吃饭的样子.......
那时候用的最多的是海鸥DF-200型号相机,上文看我同学吃午饭的就是用这台相机,用的70--200毫米的长焦镜头。现在它静静躺在相机储存箱里,静静的等待着......

也可能是因暴光过度引起的。

  当年新华社的发稿,分为传真照片和专题照片两种,传真照片是专为报纸用户发的新闻照片,全部为黑白片,需要驻外摄影记者自己冲洗,放大出一张10寸的传真照片,用AP照片传真机将图片以模拟传真讯号传回北京,总社再将讯号还原为一张照片。所以驻外时,出差采访新闻事件,我们不仅需要携带冲胶卷的设备(药水或药粉、显影罐、温度计等),还要带着便携式照片放大机、相纸,以及照片传真机。

图片 3

反差太小:暴光不足 反差太小:显影不足看起来反差很小的底片:

  底片选定,我在卫生间将放大机支了起来,将房门关上,用浴巾将门缝封住。一切就绪,关灯。在黑暗中我拿出一张相纸,准备放大十寸传真照片。一推放大机的开关,放大机的灯泡不亮。再试,仍然不亮。无奈之下,我将相纸放回相纸盒的暗袋内,然后将卫生间的灯打开。一检查,放大机的灯泡坏了!

海鸥DF-200.jpg

这或是由于显影液过期、陈旧或太稀,或是显影时间太短,或是冲洗过程温度太低,或是搅动不充分,或是这些因素的综合,导致显影不足。

  天呐!这可是我没想到的。出门时没从华盛顿分社带备用灯泡来。我立即打电话问饭店总台,附近是否有摄影器材店,可是当时已是晚上7点多,即使有,也关门了。我又打电话找饭店的电工,问是否有瓦数大而且在灯泡上没有商标字的灯泡。回答是:没有。我一时有些乱了手脚,没有灯泡,无法放大照片,拍的照片就无法传真回北京。我急得在房间内转,一只只地看房间内天花板上那些并不太亮的灯泡们,无奈之下,只好摘下了一只,一比划,它和放大机的罗口相配,可以装上。

胶卷用过柯达,用过乐凯,用过富士,使用的最多的是柯达,后来虽然柯达将生产线和技术配方出售给了乐凯公司,可能还是心理作用吧,我还是喜欢金黄色的柯达胶片。 柯达胶卷拍出来的照片还原色彩很棒,富士胶卷颜色鲜艳,红红绿绿的花朵拍出来格外的鲜艳;乐凯在我感觉中会有一点偏红?(就和包装盒子一样红红的),我觉得用起来中规中矩,倒是乐凯的黑白胶卷在暗房里陪伴了我很久。

也可能是由暴光不足造成的。

  只能将就了。我关了卫生间房门,关灯,拿出相纸,打开放大机灯。因为亮度不够,就延长曝光时间。等将照片从相纸显影液中拿出来,一看,影像基本可以,才算松了口气。定完影,清水冲洗、用吹风机吹干。

图片 4

纵向条纹:

  传真照片做好,我在房间内将照片传真机拿出摆在桌上。我在一个白纸条上写上图片说明,将它贴在照片底部特意留出的空白处,然后将照片卷到传真机的滚筒上。接上电源、电话线,播通新华社设在纽约的联合国分社的机房的电话,通知对方准备接收。开动传真机,滚筒开始旋转,一只小灯开始扫描照片,将图像信息转成模拟电讯号,通过电话线传到纽约的接收机上。大约十分钟后,传输完毕,我的发稿过程结束。而此刻,纽约那边立即将它再通过新华社内部系统发往北京。北京接收后,在电脑上显示出一张完整的照片影像。

柯达胶卷.jpg

因显影罐内溶液液面太低,致使片轴未能被药液浸没,造成一部分胶片未完全显影或定影。

  第二天上午,我特意去了一家摄影器材店,买了几个放大机专用灯泡备着。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出差也都带着这几个灯泡。然而,这台放大机的灯泡,却再也没有坏过。

图片 5

颗粒过期:

图片 6

富士胶卷.jpg

可能是由于严重暴光过度或显影过度引起的。冲洗过程中温度的急剧变化也会使乳剂形成和粗颗粒类似的网状物。

  1994年上半年,我们的设备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仍要拍胶卷,仍然需要冲胶卷,但是新华社有了自己特制的底片传真机,即将一个尼康底片扫描仪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结合在一起,并将它们放在一个特制铝箱中。这时的发稿,只需将底片扫描进电脑,然后在电脑上输入图片说明,再用电脑连接电话线,就可以将照片传真了,省却了放大照片这样一个很麻烦的环节,大大提高了发稿速度,也让我们节省很多体力。

图片 7

精心制作的资料样片,对摄影工作好处颇多。有了资料样片,可同时观看多幅画面,大大方便了照片的挑选和归档。除此以外,还能帮助你选择放大用的最佳底片,为你提供有关如何放大每幅照片的线索。虽然在制作资料样片时需花一定的时间,但可使你在放大照片时节省几倍的时间。资料样片,又称接触法印制片,是用影调正常的整卷或部分底片印制出的有正像画面的照片。接触印制的样片上的每一幅画面都与原来的底片尺寸相同。要记住,各张底片的密度不一定完全相同。因此,样片就会有个别画面比其它画面更暗些。

图片 8

乐凯彩色胶卷.jpg

把接触印片用片框放在放大机底版上,开启放大机灯泡的开关,关闭室内照明灯,提升放大机机头,直至它所投射的光线足以覆盖整个片框为止,调整焦点,直到空底片夹边缘在底版上投下清晰的阴影(下图),勾画出受光面积的轮廓为止。必须反复调整放大机高度,反复调焦几次,以便得到一个超出片框之外几英寸的清晰边缘,注意放大机机头到底版的距离,量出这段距离。(下图)如果放大机上有标尺,也可从标尺上读数。

(1996年7月19日,亚特大兰奥运会开幕胶片拍摄)

图片 9

每当制作资料样片时,都要用同样方法调整放大机,每次调整放大机机头与底版之间距离时,其距离都要保持一致,这样相纸在暴光时,会自动获得相同的照度,更容易确定暴光条件。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新华社为了在这一重大国际新闻竞争中抢占先机,特意给部分记者配备了当时刚刚上市的第一代专业数码相机,抢发稿。这也是新华社历史上第一次在重大报道中使用数码相机。我当时被安排负责在香港特区政府成立仪式上用数码相机抢发稿。1997年7月1日凌晨,当钱其琛总理宣布香港特区政府成立仪式结束后,我立即冲出设在香港会展中心的会场,一路小跑冲回新华社在会展中心设立的办公室。打开电脑,将数码相机卡取出,照片导入电脑,选定一张,配上提前写好的图片说明,将照片发往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的编辑部。在那里等待的图片编辑迅速将照片发给新华社的图片用户。从钱其琛宣布仪式结束到照片发出,前后不超过15分钟,在当时算是神一般的速度了。

乐凯黑白胶卷.jpg

将光照面积的轮廓(上图),用*放大机底版影调形成对照的遮片条标志出来。当放大机光源关闭后,这些遮片条可以表示出接触印片框应放的位置,然后关闭放大机光源,开亮室内照明灯。

  在以后的十多年里,数码相机发展迅速。如今,新闻摄影的数码化,已经让新闻摄影快得接近实时发布了。

每次完成作业,第一件事就是跑回寝室卸下身上的相机,拿着拍完的黑白胶卷、显影罐、显影、定影药水、两块海绵跑到学校暗房隔壁的小隔间,把显影罐、胶卷放进暗箱,凭着感觉先拆掉胶卷的外壳——就是上图中的安放胶卷的铝盒子,然后把拆掉的胶卷一圈一圈的盘在显影罐配套的卷片轴上。当时为了练习怎么将底片在靠双手的触觉安装上去,我老师那里拿了一堆报废的电影胶片(135mm)(对,是报废的电影胶片,很神奇吧!)。我刚开始练习那几天就天天晚上在寝室里卷啊卷啊,然后闹了把乌龙。显影罐內的胶卷轴根据我后来的估计一次能盘36--40张左右的胶卷,但是我拿来的那一截电影胶卷很长,肯定要比一卷胶卷要长很多。我在寝室里盘啊盘啊,就是盘不完,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肯定是我方法不对,拉出底片再来,还是多了一大截?明明轴上面装满了啊?再来,试了n次,还是不行,额头上开始冒汗了,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我的练习方法有问题?正着急呢,一个学长串门,我问,为什么我这个怎么盘胶片怎么都盘不完?然后,你懂得。经过那么几次的强迫症似得的练习(白目),我在暗箱里盘片从没失过手(笑)。

用接触印片框将底片条压在放大纸上,以便样片的印制暴光。

图片 10

图片 11

◆ 接触印片的准备

(2014年3月5日,第12届人大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手机拍摄)

显影罐.jpg

接触印片框(以下简称片框),是将底片片条压紧在放大纸上的装置。商店出售的片框通常是用合叶将巨型玻璃或透明塑料连到硬底座上,将二者和在一起。某些类型的片框有一排沟或夹子,使底片条能准确定位,另一些则没有。这两类片框都使用于8*10英寸(即20.3*25.4厘米)的照相纸。

  2007年,苹果公司推出第一代苹果手机,iPhone2,再次为摄影发展掀起一股新的浪潮。几年的时间,手机摄影已经在大众中普及。而对于专门的摄影记者而言,手机不仅能拍照片,而且可以将手机拍摄的照片迅速传输给后方的编辑部、网站。特别是随着带有wifi功能的SD照片储存卡的出现,越来越多的摄影记者在采访现场将相机拍摄的照片传输入手机,再通过手机的无线通讯功能将照片传回编辑部,或者直接发布上自己的微博、微信上。

图片 12

在照明灯下查看底片,如果必要,可轻轻吹去沾在底片上的灰尘或布毛。操作时,要拿片条的边缘,避免在画面上留下指纹。检查底片片框的透明板,要用柔软洁净不掉毛的布擦去灰尘和指纹。如果片框设计是先放底片再放相纸,应按片框说明书要求的顺序排列,一定要使底片的乳剂面向相纸,否则样片上的影象是左右颠倒的。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全家照,转载请注明出处:黑白暗房技术,我和相机的故事

关键词: betway必威官网 betway必威

把宝贝们拍得萌萌哒,用摄影记录生活中不易察

生活不是一张张构图工整的相片,而是一场场充满人情滋味的相遇和欢聚。 生活不是一张张构图工整的相片,而是一...

详细>>

镜头下的印度民众生活

印度贫富分化严重,普通民众尽管经济条件差,仍然自适生活。 小猴子依偎在母亲怀中,眼神澄澈。 小孩子的眼睛是...

详细>>

betway必威官网追忆逝水年华,父辈的辉光

3月21日,靳泉首次个人作品展和第一本个人作品集首发,将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下甸甲3号院尚8国际广告产业园内的北...

详细>>

水墨画布署,菜鸟入门指导

前段时间,在 iOS 系统上海人民广播广播台受好评的拍照布置采纳 PhotoPills正式通告安卓版本。那款 App能够方便地打听...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