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盛與5000萬元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婚纱摄影

北美世界日报社2008年11月23日出版的No.1288期、内文96页的《世界周刊》,在《人物》栏中以5页篇幅刊载陈贻林撰写的万言长篇文章,引题是“让历史告诉未来”,主标题是《李振盛与5000万元“废照片”的故事》,该文主标题成为本期封面导读栏中的三篇重点导读文章之一。

李振盛自費奔赴汶川大地震災區採訪,神色凝重地面對地震中嚴重垮塌的山川。(李偉文/攝影)

李振盛在西班牙維多利亞國際攝影節站在自己作品前留影。(西班牙通訊社記者/攝影)

2008年,對於旅居紐約、馳名國際的中國文革攝影家李振盛來說,是非常有紀念意義的一年,他完成了兩件「人生大事」。 首先是1997年轟動海內外、以李振盛為主角的「廢照片事件」,經歷了11年的風風雨雨後終於塵埃落定。就在今年7月19日這一天,李振盛將一批對方出價5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珍貴照片悉數捐贈廣東美術館,整批藏品被命名為「李振盛藏中國現代攝影作品」。至此,數萬幀一度淪落廢品堆、卻被李振盛視為「寶貝女兒」的攝影藝術品,得以「找到好婆家」,成為國家文化機構的專項收藏。 第二件大事是李振盛繼去年應世界頂級攝影家羅伯特‧弗蘭克之邀,兩人在中國平遙舉行攝影作品聯展後,今年10月李振盛再與被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戰地攝影家」的羅伯特‧卡帕在西班牙舉辦紀實攝影作品聯展,被稱為國際攝影藝術界一件盛事。 親歷生死大關活著就是幸福 2008年7月19日,對李振盛是一個終生難忘的日子,也是中國攝影界值得慶幸的日子。就在這一天,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璜生親自率隊飛赴北京,在李振盛的北京寓所,向他頒發了廣東美術館的「捐贈證書」,並隨後舉行新聞發布會。 王璜生動情地說:「李振盛教授捐贈的這批照片,對於研究1980年代以來席捲全國的美學熱、攝影展覽制度以及自1920年代以來中國本土攝影的審美取向和價值判斷,有著無可代替的文獻價值和藝術價值。廣東美術館將組建一支專業團隊對這批作品進行編目、分類以及展開相應的研究和展覽計畫。目前,廣東美術館正在編輯一部試圖反映中國攝影史發展線索的典藏圖錄,《李振盛藏中國現代攝影作品》的入藏,將極大地豐富1980年代以來現代部分的編撰工作。」 有記者問李振盛:「廣東美術館出價5000萬元整體收購這批照片,你為什麼不要5000萬?而要選擇悉數捐贈?」 李振盛說:「我剛剛從四川地震災區歸來,有兩件事讓我對人生有更深的感悟:一是在汶川、北川等地看到無以數計的蒙難者仍然埋在廢墟中,家屬永遠也看不到親人的遺體了。這讓活著的人揪心不已。二是我乘坐的汽車在深夜裡遭遇路斷險些衝入江中,親歷過0.5秒的『生死時速』之後,我深深地感悟到:人活著就是幸福,人活著還能為社會做一點有益的事,就是最大大的幸福。這種幸福是用金錢買不到的。現在,我把保存了11年的『廢照片』全部捐贈給廣東美術館,讓它們最大限度地回饋社會,這讓我和我的家人都感到無比幸福與快樂。地震災區之行得到的人生感悟成了我悉數捐贈的加速器。」 捐贈當天,李振盛看著這些珍藏了10餘年的寶貝裝箱,打包成9個大紙箱和1個大木箱時,心潮難平,百感交集。他欣慰地說:「11年前,這些照片像淪落街頭的可憐的孩子,被我『撿』了回來,如今『女兒』坐上『花轎』去了『好婆家』,我放心了。」 [FS:PAGE]珍品淪為破爛照片論斤叫賣 11年前的1997年4月26日,在美國哈佛大學訪問講學後返回北京不久的李振盛,接到一位老攝影家的電話:「潘家園舊貨市場上,有大量的舊照片在出售......上個星期天,我花了50塊錢就買回來600多幀照片,單是20英寸以上大的就有一百多張。其中還有許多名家名作......你是搞新聞攝影教學的,又經常寫文章,不妨去挑選一些可用的照片,用於教學與寫作......」 中國攝影界多年來的熱門話題是「如何儘快讓中國攝影藝術作品走向市場」。李振盛心頭一熱:沒想到赴美僅半年工夫,中國的圖片市場就搞得如此活絡了。不過,轉念一想,他又滿頭霧水。50塊錢買600多幀大照片?單是買放大相紙的製作成本也不夠啊!他無法相信中國攝影藝術作品竟然貶值到「倒貼錢」的地步? 第二天清晨5時,李振盛和妻子祖瑩俠,顧不上用早餐,從17層一步一步走下樓(北京居民樓規定早晨6時才開電梯),趕到潘家園市場時,天還沒亮。這種在天亮之前的文物及舊貨交易,在北京算是一種古老的市井風俗,人們稱之為「鬼市」。 在一個由父子倆經營的攤位前,映入李振盛眼簾的是成堆的照片,估計有上千張,橫七豎八地堆在地上。那情景就跟街頭賣舊雜誌的地攤一般。這些照片大小都在8至24英寸之間,很多照片放大質素精良,裝裱也很考究;從內容上看,豐富多彩,琳琅滿目。從題材上看,有山水風光、民俗風情、靜物小品及人物肖像等等;從照片背面所標明的作者與單位來看,清一色來自全國各地的專業或半專業的攝影師,還有不少是來自世界各國攝影家的參賽作品;從作品水準來看,都具有相當高的藝術造詣。原來,這些照片都是中國攝影家協會主辦的全國影展與國際影展時的參賽、入選及獲獎作品,名家薈萃,幾乎都是精品!許多照片背面寫著獲金獎、銀獎或銅獎,有的還有國際評委的簽名,有的貼著送往國外去參加國際影展的標籤。顯然是影展主辦單位最終把這些作品當破爛處理了! 「甩啦,甩啦,不論照片大小,一律3塊錢一張,多買還可以便宜!」年輕的攤主像叫賣爛梨爛蘋果那樣使勁的叫賣。 500公斤全包一袋也不能少 李振盛挑選的228張照片最後以區區150元成交,平均每張6角多,相當於一根冰棍的價格。「接著,李振盛從另外一個攤位上花20元買了一組10幀「劉少奇同志追悼會」的精美新聞照片,講價時攤主主動額外送他兩幀照片。其中一幀是《歡送志願軍歸國》,作者是時為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的呂厚民。 有攤主小聲地對李振盛說:「您要是還想買照片的話,還有更便宜的地方,那裡呀論斤賣,4塊錢就能買一公斤!」論斤賣照片?李振盛聽後十分震驚:搞了幾十年的攝影,頭一遭聽說照片論斤賣!他再也無心繼續逛這舊貨市場了,他要去尋找那個「論斤賣照片」的地方見識見識。 饑腸轆轆的李振盛夫婦,在幾個打工者的指點下左找右問,拐彎抹角才找到一個比足球場還要大得多的露天大院,後來他們才知道這是京城有名的超大型的廢品收購站,規模大得驚人,環境相當惡劣,空氣污濁,蒼蠅飛舞,令人難以忍受。數十戶外地來京的廢品收購專業戶在這裡安營紮寨。放眼望去,只見到處是堆積如山的各類廢品,三輪平板車、手推車裝滿廢品雜物源源不斷地往裡邊送;大汽車、拖拉機載滿分類廢品不斷向外拉。看來這裡的廢品交易十分火爆。 [FS:PAGE]李振盛看到被撕扯滿地的碎照片,被小孩尿水泡濕變形的大彩照,看到許多他敬仰的大師、前輩們的傳世之作,看到自己敬重的同行們歷盡艱辛所創作的精品佳作,看到全國各地的專業和業餘攝影家們所創作的這些精美的照片,竟然遭此厄運,一股無法控制的義憤之火在心中燃燒...... 這些照片是從哪裡流落到舊貨市場的呢?「毫無疑問,除了中國攝影家協會,任何單位都不會擁有這麼多參展攝影作品,他們如此踐踏攝影藝術作品,公然褻瀆文化......」 李振盛夫婦顧不上這裡又髒又臭,坐在廢品堆裡仔細挑選這些被扔掉的攝影藝術精品,半個多小時過去了,再看看所挑選的照片還不足半編織袋。他倆望著幾個碩大的編織袋和兩個裝彩電的大紙箱發起愁來:「就是挑到天黑也挑不完啊!咋辦?」突然,李振盛想到與其讓這些照片在廢品站裡遭人踐踏,不如由我全部搬回家去慢慢篩選,予以妥善收藏。否則如果下一場春雨,這些在露天堆放的照片將全部泡湯作廢,留下永遠的遺憾! 「老闆,我要把這些照片全部買下來。」李振盛說。女老闆吃驚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難以掩飾那股興奮勁兒,滿臉堆笑地問:「師傅你是幹什麼活的?買這些廢照片有啥用?」李振盛說:「我是教攝影的老師,買照片是為了教學用。」她聽後喜不自禁,連聲說:「俺對老師優惠,價錢好說。」她知道,照片在廢品中的價值排在最末,既化不成紙漿,又燒不起火,啥用都沒有。經過討價還價,最後按1元2角1公斤,共有7大袋和1大紙箱,過稱是500多公斤。李振盛想雇出租車運回家,裝卸工說編織袋太大,裝不進車廂裡。 教授「撿破爛」被交警訓一頓 女老闆主動替他們找到一個從河北開拖拉機進京城送貨的農民,講好運價。於是,渾身是土的李振盛夫婦和7個大編織袋及1大紙箱「撿」回來的「廢照片」都擠在農用三輪車上,搖搖擺擺顛簸著往家走。等到這些箱箱包包運到他們位於17層樓的家中時,已經是中午12時。夫婦倆累得連洗把臉的力氣都沒有了,一屁股癱在沙發上,半天動彈不了。當李振盛再一次清點運回家的箱包數量時,發現少了一包,心裡直打鼓。 他趕緊洗了個澡,胡亂填飽肚子,已是午後2時半了。他騎上摩托車風風火火直奔潘家園去尋找丟下的那一大包照片。那個大麻袋包安靜地躺在亂紙堆裡,原來是民工往拖拉機上裝貨時少裝了一包,害得李振盛又跑了一趟。幾十公斤重的一大袋照片怎麼也裝不上他那輛小摩托車,只好將照片就地倒出來挑選。這一挑就是2個多小時,又是一個灰頭土臉。他將挑出來的30多公斤照片,分裝到3個尿素化肥袋,前掛後搭捆綁在小摩托車上。 不料,當他駕車路過左安門橋時,被一位年輕交警攔住,指出摩托車後邊搭掛的三個尿素袋超寬違章,不准繼續行駛,就地扣車,再加罰款。李振盛陪著笑臉挑好話說,那個交警見他一臉疲憊的樣子,黑乎乎的一雙手,一時猜不清他的來歷,讓他出示證件。「中國人民警官大學!」、「還是個教授!」交警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他,以不屑的口吻說:「警官大學教授也出來倒騰破爛?」李振盛聽後一臉苦笑,一時無言以對。只見交警把手一揮:「走吧,以後少幹這種事!」李振盛懂得這是放行了,趕緊道謝。一路上總是在想交警說的「教授也出來倒騰破爛」的話,「看來他是認定我利用星期天出來撿破爛賺點『外快』了。這正應了社會上的那一句形容詞「窮得像教授」。他想到這兒忍不住笑了,心裡卻酸酸的。 [FS:PAGE]前輩大作蒙塵藝術家心淌血 李振盛從整理這些作品的過程中,可以斷定這是近20年來歷屆全國影展和國際影展的參展、參賽、入選和獲獎作品,還有許多外國攝影家寄送到中國參展、參賽的佳作。就是說,自1980年代初以來,凡是曾向中國攝影家協會主辦的影展投送過作品的攝影家和攝影愛好者,在李振盛拉回家的這堆「廢品」中,都有可能找到他們傾注了大量心血的參賽作品。這些作品的時間跨度自新中國成立大典至1990年代初期,長達半個世紀,代表了那一時期中國攝影藝術的最高水準。 攝影藝術作品被當作「廢品」的知名攝影家人數眾多,無法一一列名。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國攝影家被「一網打盡」,令人怵目驚心!這裡,擇其要者:有已經逝世的攝影界老前輩吳印咸、黃翔、薛子江的遺作;有著名老攝影家石少華、吳寅伯、侯波、呂相友、陳勃、李蘭英等人的傑作;李振盛參加全國影展的《佛門淨地》也在其中。還有一些中國人熟悉的老照片,例如:薛子江的《千里江陵一日還》、王一波和袁柯複的《過馬路》、石少華的《漫畫家華君武》、呂厚民的《歡送志願軍歸國》、李仲魁的《在結婚登記處》等名家名作都未能倖免。 此外,還有許多來自外國的攝影精品,有的是中國極為少見的特殊紙質製作的照片,輕輕一抖動就會發出類似金屬的清脆響聲。「廢照片」中還有蓋著「中國攝影家協會」鋼印的尚未發出給上海分會的獎狀,各省與中國攝影家協會的往來信函,以及國內與出國展覽的計畫等等。 這些珍貴的攝影佳作,有的被撕碎,有的被揉皺,有的髒兮兮,破損不堪。有些照片背面還專門註明已郵寄了退稿費,結果是這些「退稿費」被主辦單位白白吞下,主辦影展的中國攝影家協會不僅沒有按規定退回給參賽的攝影師,反而將這些照片當成廢品按2毛錢1公斤賣給沿街串巷收破爛的小販,廢品收購站按5毛錢1公斤收入,「破爛王」又按1元2角一公斤「包圓」賣給李振盛。「破爛王」著實賺了一把。李振盛悲歎:「中國的攝影藝術在哭泣,中國攝影家的心在淌血!我深深地感受到中國攝影家的悲哀......」 義舉傳媒報導引發文化省思 李振盛現在想來,仍是唏噓不已。自1997年4月27日,李振盛從廢品收購站「撿」回500多公斤、多達數萬幀攝影藝術品後,立即成為當年5月以來海內外傳媒爭相報導的熱點新聞。在那些日子裡,人們紛紛稱讚李振盛搶救中國攝影藝術品的義舉,對他要用這些「廢照片」舉辦展覽、出版畫冊、製作光碟和將全部攝影佳作捐贈社會的計畫表示支持。中國人民大學一位教授立即透過北京晚報記者劉一達要捐助800元,支持李振盛準備適當時候舉辦《從廢品堆裡揀回來的攝影藝術展覽》。當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的同學們聽說李振盛夫婦廢寢忘食整理照片,導致祖瑩俠多年未犯的腎結石復發,吊瓶點滴後又從床上爬起來繼續整理圖片時,深受感動,紛紛要求當志願者盡棉薄之力。中央民族大學一位退休幹部,聽了廣播電台的熱線直播後心潮難平,奮筆疾書,在給廣播電臺主持人的信中寫道:「數萬張藝術攝影佳品竟落身於街頭故紙堆裡,成為『天方夜譚』式的新聞。它發生在一個古老文明國度的首都,發人深省。」 人們對於將數萬幀攝影藝術品掃進廢品堆的行為表示了強烈義憤,責問:「這樣踐踏祖國的文化藝術,還有什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可言?!」北京一些文學藝術界人士對攝影藝術品論斤賣百思不解,報紙上一天到晚在討論「如何儘快讓中國攝影藝術品走向市場?」但是做夢也沒有想到中國攝影佳作是走向這樣的「市場」?「實在令人心寒」!這一事件還引發了人們從著作權法、檔案法等法律角度進行更深層次的理性思考。 [FS:PAGE]多年從事檔案學教學和研究的學者、原中國人民大學檔案系主任、《中國檔案報》總編輯王德俊指出:「中國檔案法第17條規定:『集體和個人所有的對國家和社會具有保存價值的,或者應當保密的檔案,嚴禁倒賣謀利......』第18條進一步指出:『屬於國家所有的檔案,任何機關、團體、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組織以及個人,都不得出賣。』依照檔案法規定,凡是在國內外影展、影賽中獲獎並有標註的攝影藝術原作,無疑『對國家和社會具有保存價值』,也就具有檔案價值,是同一底片製作出的任何作品無法取代的,這樣的原作應當依法保存。」 攝影界一把手勇奪20個第一 王德俊接著說:「對檔案保存是一項很嚴肅的工作,要成立專門的組織,要按短期、長期和永久保存進行鑒定保管期限。短期保存1至15年,長期保存16至50年,永久保存50年以上。對照片檔案,要由對攝影藝術有研究的專家學者鑑定保管期限,對獲得海內外大獎的攝影藝術精品應當永久保存。有關部門將那麼多照片,特別是很有價值的照片當破爛賣。無論從哪一方面講,都是違背國家檔案法的。」 王德俊又說:「在20世紀,經報章披露的有兩起重大『國家檔案流失事件』:一是20年代魯迅先生從舊貨攤上賣到幾麻袋清廷大內檔案,他寫文章刊登在報紙上,經查是一些太監和宮女偷出一部分大內檔案賣錢。二是90年代李振盛教授從廢品市場賣回幾麻袋『廢照片』,經眾多媒體報導,證實是中國攝影家協會將參加影展的珍貴照片當破爛賣掉。20世紀這兩起『國家檔案流失事件』將永載中國檔案史冊。」 在中國攝影界不知道李振盛其名的人恐怕不多。他是第一位以文革組照獲最高獎的中國攝影家,第一位依法維護著作權的中國攝影家,第一位舉辦環球攝影展的中國攝影家,第一位與攝影師弗蘭克和卡帕舉辦聯展的中國攝影家......有人統計,他在國際攝影界有20多個「第一」或「唯一」。 李振盛表示,從這批作品來說,凡是投寄到中國攝影家協會參評的8至10英寸的樣片,都是作者用同一底片精心放大多張照片,從中選出一幀影調效果最好的寄到北京參評參展。至於那些入選或獲獎的大幀展覽照片,都是用紙基紙放大製作的,許多彩色照片存放時間長達20至30年,顏色依然很好。有些著名攝影家親筆簽名的作品,尤其已過世的老前輩們的遺作,更具有無可替代的價值。 有人曾質疑「廢照片」的價值,媒體記者拿著一部分「廢照片」請文物專家進行鑑定。專家證實:李振盛先生搶救並保存的「廢照片」中參賽、入選及獲獎的作品,屬於國家文物級別,價值連城,不得丟棄和銷毀。 廢照片變黃金惹來小人覬覦 2006年11月,北京華辰拍賣公司舉辦中國首次影像專場拍賣會,李振盛從「廢照片」中取出8張參加拍賣,作為探測這些「廢照片」市場價值的一次「試水」。 拍賣的成交價位令人驚歎,在成交的5幀「廢照片」中,呂厚民的《牧鴨》成交價2萬4200元,曉莊的《漁歸》成交價2萬7500元,袁學軍的《晨霧》成交價1萬9800元,王東的《小平您好》成交價1萬4300元,鮑昆、凌飛、李川的《國魂》僅是一幀7.7×11.4英寸的小照片,也以1萬1000元成交。5幀成交照片平均每幀的拍賣價為1萬9360元。這些「廢照片」的價值更是「醜小鴨變天鵝」。俗一點說,這些在有的人眼中如同複印紙的「廢照片」轉眼變成了一迭迭百元大鈔!事實證明這些「廢照片」並不「廢」,它們有著相當高的藝術價值、文獻價值和市場流通價值。按此次拍賣成交價類推,這數萬張「廢照片」的總價值高達數億元之巨。 [FS:PAGE]不料,「廢照片」變成了金疙瘩,吊起一些人的胃口。有人說:「李振盛應該將拍賣所得按一定的比例給照片的拍攝者。」還有的「廢照片」拍攝者用電話指責他:「你怎麼能將我拍攝的照片拿去拍賣呢?你侵犯了我的攝影著作權,我要告你!」李振盛針鋒相對:「照片是誰拍的就會署上誰的名,這是署名權;但我擁有這些照片,這是物權,我有權處置這些照片,任何人無權干涉。」 2007年4月,適逢「廢照片事件」十周年。4月24日,李振盛在「無為齋」博客重發當年撰寫的《中國攝影家的悲哀》萬言長文。三天後,此文竟引出杭州一位名叫王秋杭的人寫了一篇題為《潘家園垃圾圖片收藏者的悲哀》的文章,文中說:「潘家園垃圾圖片收藏者守著這批『藝術珍品』其實是個燙手山芋,拍也不是、燒也不是、扔更不是!」甚至不指名「嘲笑」旅美10餘年的李振盛:「原來中國的著名攝影家那麼老土!」 由於李振盛拍賣「廢照片」賣出好價錢,有一些人見錢眼開。杭州「公民代理人」王秋杭欲代理幾位「廢照片」拍攝者狀告李振盛「侵權」,他曾掛電話對李振盛談及此事,李振盛勸他一定要告到底,讓自己「過一把當被告的癮」。後因從法理上不成立,就改為狀告拍賣「廢照片」的北京華辰拍賣公司,最後以敗訴告終。 2008年5月20日,中國法院網公布了北京海淀區法院關於由杭州「公民代理人」王秋杭代理起訴的、以呂厚民為首的曉莊、張宇、唐大柏、王東、袁學軍、曾越7名原告全部敗訴的《民事判決書》。這一案例公開宣判之後,大江南北的多家拍賣公司意識到抓住了一個特大的商機:現在可以大張旗鼓、理直氣壯地舉辦「李振盛從廢品堆裡『撿』回來的『廢照片』專場拍賣會了!」他們勢在必得,紛紛找到李振盛,一再表示,要一律以比兩年前即每幀近2萬元還要高的價格拍賣這些「廢照片」。還有個別照片收藏大家找上門來,主動提出以每幀5萬至10萬元的高價,全部買下那數百幀背面貼有參加過一次或多次的海內外影展標籤的大幀展覽照片。若李振盛同意,單是這一筆就是數千萬元。 李振盛十分清醒:兩年前拍賣了5幀「廢照片」,是通過「試水」證明了它們的價值,證明它們是真正的「藝術珍品」,而不是什麼「燙手山芋」!如果全部拍賣,「廢照片」將會被打散進入流通市場,流落民間,豈不違背了我從廢品堆裡「撿」回來的初衷?那位肯出鉅資者並非是終極收藏,而是以盈利為目的準備日後以更高的價位拍賣,其結果也是要被打散進入流通市場。 寶貝女找婆家捨棄千萬富翁 李振盛說:「我『撿』回這些『廢照片』並保存了11年,自始至終沒有圖利之心,我唯一的想法是要為這些『廢照片』找個『好婆家』,能有一家有識機構整體收藏這批『廢照片』,善待這些『廢照片』,用於學術研究,舉辦展覽,出版畫冊,製作光碟,最大限度地回饋社會,呼喚人們尊重知識,尊重文化,尊重藝術家的勞動成果。」他婉言謝絕了高價收購者。 11年來,李振盛為「廢照片」「找婆家」,可以說費盡周折,一言難盡。無論是「廢照片事件」最初的曝光,還是兩年前華辰公司的拍賣,還是尋找合適的基金會或藝術機構「整體收留」這批「廢照片」,他都遇到了層層阻撓。在這種情況下,這數萬幀「廢照片」只能放在他北京家裡的封閉陽台間裡沉睡,大幀展覽照片陽台上實在放不下,就裝袋塞到大床底下。「完整地保存這批攝影藝術品,讓更多的人看到,並記住這些照片所記錄的歷史」,也就成了李振盛11年來想點卻沒有點燃的一個夢想。但是,他是一個從不輕言放棄的人,堅信點燃夢想的那一天必將到來。 [FS:PAGE]今年夏天,李振盛赴香港講學途經廣州,最終選擇了廣東美術館作為這批攝影藝術品的「婆家」。找「婆家」過程頗具傳奇色彩;找「婆家」的結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6月19日,李振盛為測試廣東美術館王璜生館長的誠意,先來個「獅子大開口」,從數億元的總價值降到了1億元作為談判基礎。李振盛以為王璜生坐不住了,或許情緒激動地站起來,或許拂袖而去談判破裂。他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番情景:王璜生不急不躁,態度謙和,誠懇地與他討價還價。明確地說,我沒有那麼多的錢,但我從內心想要整體收藏,彷彿臉上寫著四個字:志在必得。 李振盛一看沒啥說的,從1億元降到8000萬元。「李教授,國家每年撥給我館的收藏費只是幾百萬,這樣吧,我豁出去給你5000萬。我承認這批攝影藝術品值價值連城,可我們負擔不起啊!」他接著說:「我們要把這批攝影藝術品全部放在恒溫恒濕的條件下永久收藏,整體全面地整理與研究,舉辦展覽,出版畫冊。我們作為國家美術館絕不會讓它們再次走向流通市場。」直到這時候,李振盛才微笑著點了點頭,達成意向協議。 第二天,王璜生就飛回廣州召開館長會議,想方設法研究如何籌措5000萬元鉅資。大家既興奮又犯愁,轟動海內外的「廢照片」馬上就要落戶廣廣東美術館了,可這5000萬元鉅資從何而來呢? 婆家誠意十足「聘金」全免啦 就在這時,李振盛來電話了,決定將這批「廢照片」悉數捐贈廣東美術館。他對王璜生館長平靜而簡單地說:「我寧可捨棄千萬富翁,『廢照片』全部捐贈給廣東美術館。」 7月19日,王璜生館長親自率領5人前來北京接受捐贈,他們聘請藝術品運輸公司的員工,將數萬張「廢照片」裝滿10個大箱運走。 68歲的李振盛好像父親看著女兒出嫁。儘管有那麼一點兒難捨之情,幽默的李振盛還是笑著說:「11年前,這些照片像淪落街頭的可憐的孩子,被我雇用拖拉機『撿』了回來,如今『女兒』坐上『花轎』要去『好婆家』,這些來源於社會的『廢照片』,終於又回歸社會,我放心了。」 正在北京的美國聯繫圖片社總裁、李振盛作品全球總代理普雷基前來參加並見證了李振盛向廣東美術館捐贈「廢照片」全過程。他在記者會上發表評論道:「這些照片中有的價值非凡,有的相比價值普通一點,但作為一個整體,它的學術價值極高,能夠反映一個時代的攝影、審美標準。這是一批重要的財富。」 至此,「廢照片」事件終於塵埃落定,數萬件一度淪落廢品堆的攝影佳作,終於成為國家級文化機構的專項收藏。在接下來的數年間,廣東美術館將組建一支專業團隊進行藏品管理、修復以及展開相應的研究和展覽計畫。根據初步規劃,2009年5月18日開幕的第三屆廣州國際攝影雙年展期間,觀眾們將有幸首度觀摩這批藏品的風貌。而與該專案平行展開的另一項學術目標,是對李振盛本人攝影作品的研究、展覽、出版和收藏計畫,李振盛已決定向該館捐贈他50年攝影生涯中的代表作品500件,這兩項收藏將極大豐富廣東美術館的攝影收藏,也將進一步鞏固該館在國內從事攝影史研究的先機與優勢。為表彰李振盛先生對國家文化事業的貢獻,廣東美術館將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向捐贈人頒發專項獎勵金。 150年來大師榜他是唯一華人 [FS:PAGE]一年一度的西班牙維多利亞國際攝影節隆重舉行,今年選定的「主打」展覽項目是《李振盛與羅伯特‧卡帕紀實攝影聯展》。維多利亞攝影節獨有特色是專門展出世界各國高水準的新聞與紀實攝影作品,每年都會從世界範圍內挑選兩位新聞攝影大師的作品作為該攝影節的重點展覽。 李振盛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談及在他50年攝影生涯中,受到兩位西方攝影家的影響。一是1956年在中學時代初涉攝影時,獲悉西方有一位勇敢的戰地記者羅伯特‧卡帕,1954年在越南戰場觸雷身亡。他一直把卡帕當成心目中的英雄,在後來的記者生涯中,一直以卡帕英勇無畏的精神為楷模,激勵自己不懼艱險去拍攝新聞照片。二是1960年他在大學攻讀攝影時,正趕上中國文化界在北京舉行一次特殊的批判資產階級的展覽會,把亨利‧卡蒂埃-布勒松當成西方資產階級攝影流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嚴加批判,他在批判中逆向思維,獨立思索,認為布勒松的「決定性瞬間」是有道理的,他把布勒松視為心目中的導師,以布勒松的理論指導自己的攝影實踐。 李振盛說,他對這兩位西方攝影大師滿懷敬意而走上攝影之路,並因影像而結下不解之緣。但是,連做夢也沒想到,43年後會應「心目中的導師」布勒松的邀請,在法國與大師會面並為其拍照及合影;而在52年後,他竟然會與「心目中的英雄」羅伯特‧卡帕在西班牙舉辦紀實攝影作品聯合展覽。 2005年,歐美專業媒體評選自1855年以來150年間世界54位新聞攝影大師,並將他們的作品編輯出版一本大畫冊。 亨利‧卡蒂埃-布勒松和羅伯特‧卡帕及李振盛這3位以影像結緣的攝影家並列上榜,李振盛是唯一一位榜上有名的華人攝影家。 - 李振盛風雲錄 李振盛,1940年出生於遼寧大連,祖籍山東榮城。1963年畢業於長春電影學院攝影系,在黑龍江日報社做攝影記者20年期間,他拍攝了數以萬計的圖片完整地記錄了文化大革命,1988年他的文革專題組照在「艱鉅歷程」全影攝影公開賽中榮獲最高獎「系列新聞照片大獎」,曾經受到「將軍攝影家」、原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張愛萍將軍的接見與表彰:「你為人民記錄了歷史,為國家,為民族做出了貢獻,人民會感謝你的。」 1996年應哈佛大學邀請來美訪問講學,此後出書辦展周遊世界。2001年張愛萍將軍為李振盛在國際間出版的《紅色新聞兵》攝影集題寫「讓歷史告訴未來」;耶魯大學漢學家史景遷為該書作序,由英國菲頓出版社以英、法、德、西、意、日等10餘種文字出版。2003年被評為「世界最佳攝影畫冊」;2004年獲美國海外記者俱樂部的「最佳攝影報導獎」;2005年被國際評為150年以來「世界54位新聞攝影大師」;2006年入選「影響世界未來50華人榜」;牛津大百科的《牛津攝影指南》單列「李振盛」詞條;2007年獲「攝影藝術終身成就獎」,並獲首屆「墨子國際攝影大師獎」。 李振盛的《紅色新聞兵》被美國多所大學相關歷史專業選作教科書;由法國文化部主辦的《讓歷史告訴未來》環球攝影展,5年來歐美觀眾人數超過80萬人,在五大洲巡展尚需10餘年。 /陳貽林 2008-11-23世界週刊

[FS:PAGE]北美世界日报社2008年11月23日出版的No.1288期、内文96页的《世界周刊》,在《人物》栏中以5页篇幅刊载陈贻林撰写的万言长篇文章,引题是“让历史告诉未来”,主标题是《李振盛与5000万元“废照片”的故事》,该文主标题成为本期封面导读栏中的三篇重点导读文章之一。

本文由betway必威发布于婚纱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振盛與5000萬元

关键词: betway必威

PS增加照片质感和层次,RAW为照片调出质感与层次

曝光:在高光不曝光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进行调整,曝光的准确性直接影响色彩的还原以及细节的质感。 具体的修...

详细>>

出游速成教程

旅行的意义一定包括拍照留念,如果不能把自己留在画面里,那出行的动力就会少了大半。留念照的定义很简单,但...

详细>>

天津UI设计学什么你知道吗,凸显想要展现的信息

在UI设计中,其中一个影响 icon 表达能力的因素是 icon 的真实度。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位设计师@LLjYYY关于游戏UI界面...

详细>>

2017入门教程,Illustrator绘制逼真的云烟缭绕效果

先看看效果图 用Illustrator绘制逼真的烟雾缭绕效果教程。然后把它拖拽到画笔调板中,建立笔刷样式。下面让我们一...

详细>>